新闻-生活-房产-家居-汽车-美食-婚嫁-亲子-教育-文化-旅游-健康-人才-消费-微博-购物-论坛-博客

徐学云家低保调高 生活待遇初步改善

今年7月10日,兴化市开发区开明村梅家七组特困户徐学云家的低保调高了,从原来的260元/月调到550元/月。此外,儿子徐金斌的残疾证正在办理中,按照金斌的情况,当初鉴定的人说他什么都不懂,应该是一级残疾,家庭每月或可再补助二三百元。至此,压得徐学云喘不过气来的经济窘迫已经初步得到了缓解。

本站特稿:提前悬挂的遗像

在兴化市开发区开明村梅家七组徐学云家,有这样的一幅遗像,遗像很标准,照片四周也有厚厚的黑边,装在玻璃框里,显得庄严肃穆,不过,照片的当事人徐学云却并没有去世,这幅遗像也不是徐学云心血来潮的“恶搞”,而是他早早为自己安排后事时的“未雨绸缪”。去年4月份,他被兴化人民医院查出“主动脉瓣重度狭窄伴轻度关闭不全”,医生要求他必须立即做手术治疗,否则随时会危及生命。而做手术动辄十万八万的手术费让老徐望而却步,再加上老婆和儿子都是“呆子”(兴化农村对智障者的说法),平时家中里里外外都要自己打理,自己说死就死,指望儿子指望不上,只好提前为自己挂上了遗像。

 专题导读

  徐学云有先天性的心脏病,他的妻子智障,女儿和儿子也都智障。四年前,女儿嫁给了邻镇一个耳聋的小伙子,算是有了一个归宿,但儿子今年21岁,除了看电视,其他什么事也不会做。他家在11年前建了三间瓦房,一共4万多元的建房款他就借了2万多元,还了11年还欠着1万元没有还清。他家三口人,穷得没有一个枕头,都是旧棉袄做枕头。
  徐学云的不幸被网络媒体关注后,大家纷纷向徐学云家伸出了援手,在苏州工作的网友“兴化一块砖”成为第一个向徐学云捐款的兴化本地人。在大丰的新垛人朱文兵、大丰立宇交通设备公司王学宝分别向徐学云捐出200元善款,镇江大学生“静静”为徐家寄来的三个枕头和一大袋好吃的。
  义工“兴化在飞”和“沙沙”先后开车带着李奶奶前往徐学云家,为其购买生活用品和粮食、菜肴,并分别捐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