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

兴化渔民陆友洪:我想有一个家

2020-04-15 16:48:31
来源:兴化众声    作者:仇育富
点击:
导读:  写在前面的话:这是大丰作家仇育富先生近期写下的一篇讲述兴化普通百姓的文章,同在一片蓝天下,但兴化老陆的境遇,却超出仇老师的想象。习近平主席代表党中央向全国人民庄严承诺:到2020年实现农村人口全部
  写在前面的话:这是大丰作家仇育富先生近期写下的一篇讲述兴化普通百姓的文章,同在一片蓝天下,但兴化老陆的境遇,却超出仇老师的想象。习近平总书记代表党中央向全国人民庄严承诺:到2020年实现农村人口全部脱贫!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一个也不能少;共同富裕路上,一个也不能掉队。”总书记的话言犹在耳,全国脱贫仍面临十分艰巨而繁重的任务,今年是脱贫攻坚最后一年,兴化市相关部门还有许多事可做。


这条破旧的渔船就是渔民陆友洪曾经的“家”,他们在这条船上生活近30年时间。
 
  一、早春的兴化水乡
  我是船民出生,对水上的生活并不陌生,一直有一个心愿,想近距离地去了解一下与我们一样在里下河水乡、长年在水上漂泊的渔民是如何生活的,走近他们,听听他们对生活的感慨、谈谈他们这些年来的生活轨迹。同事小陆就是渔民出生,初春的一天与她相约一起去她的兴化老家,正巧碰上了一个晴好天气,气温一下子高了起来,印象中的兴化与油菜花是分不开的,一进入兴化境内刚好碰上油菜花开。
  我与他们一家3口一行4人,小陆的老公是位文质彬彬的帅哥,驾车熟练而又不紧不慢地往目的地行进着,他们的儿子是个胖乎乎的初中生,因疫情在家也随我们一起。他们夫妇俩原是兴化人,在大丰买了房子定居。兴化与大丰只隔了一条串场河,两座城市就如一对双胞弟兄一般,一座横跨两地的桥象一根脐带把他们紧密相联。都说“十里不同天、百里不同俗”,其实两地的口音都是一样的,只是少数语言中带着各自浓厚的地方色彩,那是双方已刻进了骨髓的家乡印记,再也无法更改。
  进入兴化境内,同事说只有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就到了。看道路两旁的房屋跟大丰的倒也没什么两样,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,同样是里下河地区的水乡,被外人一直称之为“鱼米之乡”,初入兴化便能让人感受到这一点了。掠过车窗的一块块方塘显然是用来搞养殖的,同事的老公介绍说:这些都是用来养蟹的,兴化的合陈镇是有名的螃蟹养殖之乡。
  一路走来才发现乡村路旁满眼盛开的油菜花,偶尔跳过的桃花树玫瑰色的红与黄色的菜花相印衬托,将水乡点缀得更是富有生机。宽敞的乡村公路整齐、干净,可将行人和车辆送到乡村的每一处角落。印象中的大丰人习惯将一些村庄称之为“墩”,如“姚家墩、张家墩、陈家墩”,兴化人则习惯于叫“舍”,如“花家舍、陈家舍、李家舍”的,称呼不同是根据各种姓氏的家族在此发展的历史而定的。

分享到:
[责任编辑:xhzs]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